所在位置: 前沿科技首頁 > 最新文章 > 機器人  > 正文

2020年,機器人已不是幻想 但它還沒有“以假亂真”的野心

2020-01-07 09:16:21 來源: 科技日報 作者: 張蓋倫

本報記者 張蓋倫

在諸多科幻作品中,2020年代表著那個遙遠的、一切皆有可能的未來:汽車可以在天上飛,人的意識可以在互聯網中遨游,到處都是情商智商均在線的機器人,虛擬和現實纏繞在一起……

2020年已經悄然而至。它與科幻作品中的2020似乎不大相同。

不過,無論是在幻想,還是現實中,人工智能都已經成為社會重要的支撐技術之一。

讀懂人心的機器人? 目前他們還不懂何為人心

2020年,38歲的機器人心理學家蘇珊·卡爾文,被機器人赫比騙了。

赫比告訴她,她悄悄喜歡著的那個人——米爾頓·阿希,也愛她。一向矜持的學者蘇珊,在這個消息面前,變回了一個小女孩。

赫比,是機器人公司莫名其妙造出的一臺能讀懂人心的機器人。公司的專家們始終不明白,究竟是哪道工序出了錯,讓赫比有了這項多余的能力。

但是,赫比依然嚴格遵循著“機器人三定律”——機器人不得傷害人。

他不傷害人,于是他撒謊。他投其所好地對人們的提問做出回答,只是為了避免傷害人的感情。

這個故事發生在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說集《我,機器人》中。注意,小說寫于上世紀四五十年代。

遺憾,也慶幸,我們現在還無法擁有赫比先生。

讀懂人心?不好意思,機器人不知道何為人心。它們確實能和人類插科打諢地聊上幾句,偶爾也會陰差陽錯地聊到你心坎上。但這背后,是語料庫,是算法,是概率。

我們至今還造不出善解人意的機器人。

如今,人工智能會下圍棋,能打王者榮耀,成績也都還不錯。但從學習效率的角度來講,實在算不上高。

舉個例子,人只需要在駕校學習十幾到幾十個小時,就能開車上路;開上個五六年,就成了“老司機”。機器雖然可以不眠不休,但它要花十萬甚至上百萬個小時才能習得一項技能。更要命的是,機器很難舉一反三,融會貫通。每一項科目,對它來說,都是全新。所謂“數學學得好,物理不會差”這種事情,在機器身上是不存在的。

研究者也提出了很多人工智能的前進方向,比如自監督學習、無標簽數據訓練等。人們也在期待新的超越深度神經網絡的機器學習技術。畢竟,直到現在,深度神經網絡依然是個黑箱。人們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常常也有種蘇珊面對赫比的無力感——你究竟哪里出了錯?

阿西莫夫最為著名的是他的“機器人三定律”。在這一點上,我們的2020年跟上了科幻作家思想的步伐,人工智能帶來的倫理問題已經開始叩問社會管理體系。但解決這些問題,沒法靠抽象的定律,還得靠具體的共識和措施。

用腦機接口控制機甲? 連馬斯克都沒說要這么干

2020年,一頭怪獸出現在阿拉斯加海域。

它是來自外星球的巨型怪物。環太平洋地區海底深處的缺口,成為外星球入侵地球的通道。

其實,為了抵御巨獸,人類一直在做準備。他們組建了機甲戰隊。這些巨大的機械士兵,由兩名腦部神經網絡互相連接的操縱者進行操作。機甲,成為士兵身體的延伸;而鋼鐵巨獸,因為人的操控,也有了智能。

怪獸和機甲戰士一打起來,那動靜之大,簡直是天地為之變色。不過,外星人似乎智商不太高,總派怪獸來“肉搏”;人類顯然棋高一著,“不止于大”,還有著不俗的機械、電子工程和軟硬件技術。

這樣的硬核戰爭發生在電影《環太平洋》中。電影上映于2013年。

要讓機甲也身手矯健、反應迅速,人類大腦就要與機甲直接連接。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。

這一技術我們也有,叫腦機接口。

曾有專家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,目前腦機接口技術已經進入第三階段。第一階段是科學幻想階段,第二階段是科學論證階段,第三階段主要聚焦用什么技術路徑來實現腦機接口技術,也就是所謂的“技術爆發期”。

腦機接口可大致分為兩種:侵入式和非侵入式。前者是在大腦中植入電極或者芯片;后者則是用電極從頭皮上采集電信號。

還好,我們并不需要面對外星人派來的巨型怪獸,也就不用造出機甲戰隊來打架。腦機接口技術目前主要用于醫療。

但和科幻作品中的描述相比,現實可用的腦機接口技術,實在太過“小兒科”。畢竟,侵入式的腦機接口,存在感染風險,還會讓使用者頻繁忍受重新植入的痛苦;而非侵入式的腦機接口,操作起來麻煩,還并不精準。一個非常影響“用戶體驗”的問題是,腦機之間的信息傳輸速率會讓習慣上網沖浪的你仿佛回到農耕時代,感嘆一句“車馬郵件都慢”。

2019年,被稱為“科學狂人”的馬斯克宣布他的公司Neuralink已經找到了高效實現腦機接口的辦法——用一臺神經手術機器人,向人類大腦植入一些很細的線,通過USB-C接口,實現大腦信號的讀取。其表示,有望在2020年開始進行人體測試。

雖然很多專家覺得這個想法還太激進,但他們依然對馬斯克的嘗試充滿期待。

以假亂真的電子羊? 我們似乎還沒這個需求

2020年,里克很羨慕自己的鄰居。鄰居養了一匹小馬駒,是真馬。

核戰后,地球上的動物瀕臨滅絕。想買真的,價格高昂。

里克曾養了一只綿羊,真的綿羊。羊死了后,他弄回了一只電子羊。那是一只精密到可以亂真的假綿羊,可以騙過樓里所有的鄰居。

2020年,人類已經能造出仿生人。不過,仿生人只能在外星球呆著,服務移民的人類;一旦私自逃回地球,就會被追捕。如何分辨出仿生人?一項很關鍵的測試,是看他們對野生動物是否有同情心。

每一只活著的動物都太珍貴了,人類會不自覺地憐愛它們。

這是小說《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》中的故事。1982年,根據小說改編的電影《銀翼殺手》上映,它還有個名字,就叫《公元2020》。

很多人會討論仿生人,但在這里,讓我們討論一下電子羊。

一只看起來軟乎乎的電子羊,怎么生產出來的?

其實,想做出逼真的電子寵物,并不容易。機器的行動方式通常是僵硬的,像小狗那樣旋轉跳躍,有很高技術難度。現在,科研團隊也正在研究自適應柔性機器人,它們可以有更多獨特的運動方式,能在奇奇怪怪的空間里更安全地工作。但是,這對機器人的機械結構、電機、電子控制和材料選擇都有很高要求。

前段時間,索尼公司推出了升級版的寵物電子狗Aibo。它的長相和真正的寵物狗相去甚遠,滿臉都寫著“我是個機器人”,絲毫不具有“以假亂真”的野心。Aibo有人臉表情識別能力和創建室內地圖的能力。它身上有22個節點和運動傳感器,能對人類的撫摸做出反應。它可以自然地搖尾巴,晃腦袋,發出聲音,與主人交流,滿屋子亂竄。

不過,不管它有多聰明,它還是一只一眼就能看出是冒牌貨的電子寵物狗。人類未必需要聰明的寵物,但需要能從中獲得溫暖和愛的寵物。

“擼貓”“吸狗”的快樂,冷冰冰的機器還是沒法提供呀。

責任編輯: 冷媚
久久6热视频在线观看,国产久久re6热在线播放,久久re6热在线视频精品